你的英語好不好拿什么來證明
2019/12/24 10:16:22 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梁彥
   分享到:

 

     在國內,學過英語的人,恐怕都經歷過各類考試,大學生過四六級、考托福、雅思是標配;如今,小學生刷KET、PET(劍橋英語等級考試)也成為一大熱潮。但,你的英語水平到底怎么樣,哪個標準、哪本證書測量得最準?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
     此次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與托福成績對接,究竟意味著什么?是一項有關標準化考試的研究成果,還是上涉萬千英語學習者學習方向及路途,下關能力水平測試的全方位整合調整?顯然,這絕不僅僅是一次與國際考試接軌的技術性操作,它將對我國英語教育教學以及考試測評帶來深遠影響。
     各類英語測評缺乏統一標準
     ——《量表》為英語學習者提供了統一的英語能力評價標準
     長期以來,我國大陸地區對學習者英語能力的評定主要體現在《英語課程標準》(以下簡稱《課標》)《大學英語課程教學要求》(以下簡稱《要求》)及《高等學校英語專業英語教學大綱》(以下簡稱《大綱》)等考試大綱中。具體來說,《課標》針對義務教育階段和普通高中階段的英語教學制定了課程目標﹑分級標準,并提出了課程建議。《要求》和《大綱》則分別對應高校非英語專業及英語專業學生,提出了其英語能力的評判標準和教學要求。除此以外,還有面向高職、自考的英語考試等。
     但不得不說,這些英語測評,在教育教學以及考試方面,都缺乏統一標準,能力界定不一,表述繁雜,存在課程標準、教學要求以及教學大綱各管一段的情況。公眾對于英語能力水平認定也存在一定誤區,分不清各種涉及畢業、升學或留學的高利害考試之間的關系,以及某一考試體系中各個層級之間的關系。例如,大眾普遍認為英語六級比英語四級水平高,但不一定清楚高校英語級別考試是分專業進行的,沒有可比性,而且非英語專業六級不一定比英語專業四級水平高。
     在這樣的背景下,《量表》成為我國第一個覆蓋全學段﹑針對所有專業的英語能力界定和測評標準,有助于解決我國各項英語考試標準各異、英語教學與測試目標分離、學習目標不連貫等問題。至此,我國英語能力測評體系建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為不同年齡和專業背景的英語學習者提供了統一的英語能力評價標準。同時,《量表》提出級別遞進的綜合語用能力,具有科學性和可操作性,可為我國英語教學材料編寫、英語課程目標設定與課程設計、英語教學資源開發、學習和教學方法改革等提供直接指導。值得注意的是,英語專業率先制定的《量表》,也是我國外語學科第一個能力量表,這一開拓性工作對其他學科量表的研制具有引領、示范和借鑒作用。
     強調語言能力更強調跨文化能力和交際策略
     ——《量表》將規范和指引教學實踐
     從世界范圍看,現代外語教育都需有明確的培養目標和科學的體系化培養標準,國外外語能力標準的研究與開發迄今已有半個多世紀。1955年,美國著眼于軍事目的,推動其下屬的外交學院制定了口語表達水平量表——《外交學院量表》,具體描述此類學習者應達到的口語能力標準,供考官口試參照使用。該量表以口語表達水平測定為出發點,逐步細化,包括聽﹑說﹑讀﹑寫四項技能,成為當時美國重要的外語口語認證標準之一,也為以后類似量表制定提供了參考和依據。2001年,歐洲理事會制定的《歐洲語言共同參考框架:學習、教學、評估》(以下簡稱《歐框》),為歐盟一體化所需語言能力的衡量提供了重要方針和綱領,是目前最具國際影響力的語言能力量表之一。目前,雅思(IELTS)、托福(TOEFL)、托業(TOEIC)、劍橋商務英語(BEC)等均已與《歐框》對接。此類語言能力量表相對成熟,且均具有較大的影響力和實用價值——有些量表成為求職就業的語言能力標準,有些量表為評測和考試而設計,后來逐步發展成為教學及評測標準。
     我國針對外語能力等級標準的研究起步較晚,但發展很快。已逐漸與雅思、托福等英語考試對接的《量表》,是以學習者需要的交際語言能力為基礎,描述各個語言能力等級的學習者能用英語完成什么交際任務,注重聽﹑說﹑讀﹑寫﹑譯等各項技能的協同發展。與美國和歐洲的外語能力量表強調語言知識和語言技能不同,我國《量表》在強調語言能力同時,更加強調跨文化能力和交際策略。
     此外,在英語非母語的國家群體中,我國率先建立科學、權威的英語能力評價體系,提出了英語學習者的能力維度,包括翻譯的能力,突破了一直以來英語能力水平界定完全依托以英語為母語國家建立的標準,并取得一些國家國際權威語言測評機構的認同,實現了與國際標準對接的問題。
     目前來看,《量表》不僅具備界定和選拔功能,還能推動英語教育教學改革,特別是課堂教學范式創新。《量表》對于多維度場景下語言表達、交流能力的描述,對各級英語教學的目標設定、主題內容選擇、話題下教學活動的設計和實施及成果評價都有明確指導,有利于增強學習者個性化學習和思維能力培養,可以一定程度上矯正長期形成的注重碎片化教學、刷題背題、以考代教、忽視情境下語言應用能力培養等僵化英語課堂教學模式和行為。當然,《量表》所帶來的最突出的改變是,教學將不再圍繞考試進行,而是以能力為目標實施教學。
     同時,《量表》對英語學習者做出了縱向發展的等級能力描述,既有對語言能力的綜合描述,也對聽、說、讀、寫、譯及其具體語境下用語言完成任務的能力進行了分技能描述,而這些都有助于學習者了解自己在特定時間節點所具備的語言能力、長處和不足。
     除指導教學和測試外,《量表》對能力水平表現的細化描述,可以轉化為檢測活動和測試形式的設計,讓檢測更科學化、數據化、可解讀,提升教學研究和教師要對教學過程進行反思質量,促進教學行為調整。
     與義務教育、普通高中英語《課標》關系待厘清
     ——《量表》將推進我國英語等級考試進一步規范
     《量表》如何與我國現有各個層級英語教學標準對接,也是大家較為關心的問題之一。客觀來說,目前,我們對《量表》的認識和討論還不夠充分。
     以基礎教育階段為例,對教師和教研部門,乃至地方性測試設計者和管理者來說,一個明顯問題是,《量表》與義務教育、普通高中的英語《課標》的關系應該如何界定?《課標》在教育理念呈現、目標描述、學習者級別以及學習能力表現方面作出了規定性安排,是指導教學的綱領性文件。同時,《量表》也提出了學習者在一段時間的學習后,應具備的英語能力發展狀態和相應的檢測方式。直觀看,兩個標準對語言綜合能力描述的維度和術語都有不同,這樣就給實踐中的教學和評價帶來困惑。目前還沒有看到系統的對標研究,將兩個標準的能力描述體系比較,提出判斷和可操作的指導意見,以便于基層機構和學校獲得準確教學目標。而教育部考試中心下一步將接續開發的系列級別考試,特別是關鍵級別的測試,如《量表》提出的某個級別將等于和用于現行的高考,必然會直接影響高中的教學目標和教學行為。所以,對標工作需要抓緊進行。
     總體看來,《量表》的頒布代表著我國外語教育的進步與發展,但這只是整個外語教育科學化工程的第一步,未來還需要在考試設計和實施等方面進一步下功夫。
     最后,一系列探討,都要回歸到對我國英語等級考試的規范性思考上。在發展初期,考試的導向性明顯,以基礎教育階段為例,考試往往緊緊圍繞中高考指揮棒,從測評方式到具體題型,都要按照中高考模式進行調整,目的是幫助學生應對考試、獲得高分。近年來,隨著教育理念的更新與《量表》的頒布,大家開始逐步重視能力評測,考查重點從語言知識轉變為實際應用,考查內容也由單詞﹑單句轉向段落篇章。同時,過程性評價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不再僵化地考查對語言材料的理解,轉而強調對語言知識的靈活運用。教師開始關注語言習得的規律和學生個體的差異,鼓勵在真實語境中通過交際學習語言,強調流暢溝通的重要性,進一步凸顯能力目標,脫離只重視讀寫,不重視聽說的誤區。
     (作者:趙嬰,系首都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張連仲,系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中國外語測評中心研究員)


摘自《光明日報》

安徽25选5走势图带连线 尊享配资 互联网投资理财排行榜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聚赢盘配资 祥富金融 证券配资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利多配资 什么事股票指数 上证指数今日行情 股吧股票推荐 牛人配资 拉伯配资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在线理财平台排名 日海通讯有限公司